推动构建周边命运共同体

 2019-11-02 11:42:14        阅读量: 1690 作者: 匿名

 

10月13日中午,习近平主席离开加德满都回家。尼泊尔总统班达里在机场为习近平举行了隆重的告别仪式。尼泊尔副总统潘国梁、总理奥利、联邦议会联邦院议长蒂米什纳(Timilsina),所有内阁成员和高级军事将领都出席了会议。照片/新华社

我们的记者/李静

10月13日中午,中国习近平主席离开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回国,结束了与印度总理莫迪的第二次非正式会晤和对尼泊尔的国事访问。

在加德满都,尼泊尔总统班达里在机场为习近平举行了罕见的高级别告别仪式,尼泊尔副总统潘国梁、总理奥利、联邦议会联邦议院议长蒂米什纳、所有内阁成员和高级军事将领参加了仪式。

访问期间,中尼关系达到了新的高度。两国元首共同宣布,将本着同甘共苦、合作共赢的精神,建立中尼发展繁荣的友好战略伙伴关系。

在10月11日至12日访问加德满都之前,习近平主席还前往印度南部城市钦奈,与印度总理莫迪举行了第二次非正式会晤。会后,莫迪感谢习近平主席在社交媒体上以三种语言进行的访问,表示此次会议将极大地促进印中关系,造福中印两国人民和世界。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阮宗泽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习近平主席的访问对促进和加强中印和中尼关系,进一步推动中国与整个南亚的友好合作发挥了重要作用。它将巩固南亚这一中国周边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将对整个中国周边外交产生巨大的支持作用。

阮宗泽还表示,当前国际形势不稳定。加强中印以及中国和其他南亚国家的合作,将有助于抵御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挑战,使国际关系秩序朝着更加稳定的方向发展。

第二次非正式会议

当地时间10月11日下午2点10分左右,习近平的专机抵达印度钦奈国际机场。当地人专门用新鲜的甘蔗、香蕉、鲜花等装饰机场,创造出一条具有地方特色的通道。

作为印度南部泰米尔纳德邦的首府,钦奈既不是经济中心,也不是国际交流的主要城市,但这座城市与中国有着深远的联系。泰米尔纳德邦与中国有着悠久的交往历史,自古以来就与中国的海上贸易密切相关。它是古代丝绸之路上货物的中转站。

习近平和莫迪在钦奈的这次会晤是双方的第二次非正式会晤。大约一年半前,第一次非正式会议在武汉举行,当时习近平使用了“非同寻常”一词。这种会晤方式也创造了中印领导人之间的一种新的交流模式。

武汉会议后,2018年6月9日,习近平和莫迪在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期间举行了双边会谈。两位领导人同意在2019年举行第二次非正式会议。

外交部副部长罗兆辉在10月9日举行的媒体吹风会上说,没有两国领导人的共同意愿,这种非正式会议将难以举行。在很大程度上,这是国家利益和个人关系在起作用。

据媒体统计,自莫迪2014年首次当选印度总理以来,不到六年的时间里,两位领导人会晤了10多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南亚研究所所长胡史圣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尽管中印定期和不定期地举行了多次双边和小型多边领导人会谈,但双方都没能在没有任何限制或压力的情况下赶上这种双边交流。相对而言,这种非正式会议更有可能产生化学反应,更有可能在两国关系中发挥指导作用。

10月11日下午,在莫迪的陪同下,习近平主席来到距离钦奈市50多公里的马哈卡利普拉姆,参观著名的古庙和寺庙。

这座寺庙建筑群由阿乔纳石雕、五座战车寺庙、沿海寺庙和其他历史遗迹组成。它建于公元7至8世纪,见证了中国和印度长达10多个世纪的文化交流和悠久的历史联系。莫迪陪同习近平一个接一个地参观,并给出了个人解释。

那天晚上,在莫迪的陪同下,习近平还在沿海寺庙观看了印度古典舞蹈,如代表印度古代文明的布劳多舞。习近平说,两国的先辈克服了许多障碍,开展了广泛的交流,促进了文学、艺术、哲学和宗教的发展和传播。双方都受益匪浅。

莫迪说,印度和中国现在已经成为重要的新兴经济体。加强交流与合作对两国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也将促进全球进步与繁荣。印度和中国文明源远流长,其智慧可以为解决当今世界面临的各种挑战提供启示。

武汉会议以来的一年多时间里,中印在各个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全面推进,但也有一些曲折。

今年8月5日,印度议会通过一项决议,取消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的“特殊地位”,建立两个“查谟-克什米尔”和“拉达克”中央管辖区。它还包括阿克塞钦和中国新疆的其他地方,在中印边界的西部和中国与巴基斯坦边界的部分地区,纳入两个“中央管辖区”的管辖范围。

第二天,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国一直反对印度将中国领土纳入中印边界的西部,纳入印度的行政管辖范围。这一立场坚定一致,从未改变。印度继续单方面修改其国内法,损害中国的领土主权,这是不可接受的,也不会有任何效果。

8月12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和印度外长苏杰生在北京会谈时强调,印度的举动挑战了中国的主权,违反了双方关于维护两国边境地区和平与安宁的协议。他重申,印度的举动不会对中国产生任何影响,更不用说改变中国对相关领土行使主权和有效管辖权的现状。

然而,大约一个月后,9月9日,新加坡参加了印度媒体主办的地区领导人峰会的小组讨论,索亚森再次指责中国,批评中国的对外贸易政策是“单边贸易政策”,并直言不讳地表达了他对亚太地区自由贸易前景的担忧。

胡史圣认为,一方面,两国关系的波动有外部原因。中美博弈的加剧给印度面临的战略地缘环境带来了有利的形势,这可能会带来地缘信心和战略自信。另一方面,莫迪再次强势当选,民族主义在印度高涨。内部和外部因素使得莫迪政府更有可能在外交政策上咄咄逼人。

胡史圣认为,在这样的背景下,两国领导人的非正式会晤更为重要,能够及时纠正和调整两国关系。可以说,高层交往是双边关系的基石。

习近平主席在钦奈逗留期间,为中印关系的发展提出了“六项建议”:第一,正确看待对方的发展,增强战略互信;第二,及时有效地开展战略沟通,增进相互了解与合作,牢牢把握两国关系发展的大方向。第三,切实提高军事安全交流与合作水平。第四,深化务实合作,密切利益关系。第五,丰富人文交流,为友谊奠定坚实基础。第六,加强国际和地区事务合作。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所研究室主任钱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六项建议都是基于时代的发展和中印关系的现实。它们非常具有战略性和全面性。它们还包含具体领域,为中印关系的当前和未来发展指明了明确方向。

在外交部举行的媒体吹风会上,罗兆辉表示,中印都是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拥有10亿人口的大国。中印两国的共同合作不仅有助于彼此的发展,也有助于推动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进程,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

中国的周边环境更加平衡

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中国和尼泊尔领导人的照片随处可见,街道上还设置了“中国红”迎宾门。

10月12日至13日,习近平对尼泊尔进行了国事访问,这是23年来中国国家主席第二次访问尼泊尔。

中国驻尼泊尔大使侯燕琪表示,尼泊尔非常重视习近平主席的访问,并将此作为今年外交的重中之重。尼泊尔总统和总理亲自干预了这次访问的筹备工作。

尼泊尔是中国在南亚的重要贸易伙伴和发展伙伴。去年,双边贸易额达到11亿美元,中国在尼泊尔的投资超过3亿美元。尼泊尔还积极参与“一带一路”的共同建设。双方都在建设和升级基础设施,包括道路、港口、机场和发电站。

访问前,习近平在尼泊尔廓尔喀日报和其他主流媒体上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题为“把喜马拉雅山的友谊推向新的高度”。习近平在文章中写道:“一个跨喜马拉雅山脉的互联网络正在开始形成,这不仅有利于两国,也有利于该地区。”

访问期间,两国元首共同宣布,双方将本着同甘共苦、合作共赢的精神,为中尼发展繁荣建立世代友好的战略伙伴关系。2009年,两国宣布建立和发展基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

钱峰认为,中尼关系的发展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方向,即发展与繁荣,特别是把发展作为最关键的核心。

钱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经过十多年的政治动荡,尼泊尔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但尼泊尔发展的最大动力是依靠周边地区,渴望搭上中国经济发展的顺风车。因此,尼泊尔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参与非常热情,这是尼泊尔难得的发展机会。与此同时,中国也正处于发展的关键阶段,这可以说是推动双边关系发展的内生动力。

胡史圣认为,南亚的稳定与发展直接关系到中国边境地区的稳定与发展和中国海上航线的安全。习近平主席的访问将把中国和南亚的关系提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平,使中国的周边环境更加平衡。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访问结束时介绍了习近平主席的访问,他说,这次访问内容丰富,富有成果,为中国与印度和尼泊尔的关系注入了新的动力,为南亚睦邻友好建立了新的平台,为该地区的实际合作开辟了新的前景。

"习近平主席的访问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又一次成功实践."王毅说。他还表示,喜马拉雅山脉将中国与印度和尼泊尔分隔开来,但“路很长,这条路将通向终点。”习近平主席真诚交朋友,真诚化解分歧,锲而不舍地促进合作,体现了他将自然屏障改造成大道、促进相邻命运共同体建设的决心和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