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尔财税改革引发大规模抗议

 2019-11-03 07:54:58        阅读量: 2713 作者: 匿名

 

10月13日,基多的街道一片混乱。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0月13日,防暴警察在厄瓜多尔首都基多与抗议者对峙。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抗议者“占领”首都

胡安·奥斯库(Juan Oscu)从他的农场出发,花了6个多小时徒步旅行和搭便车走了近100公里,最终到达厄瓜多尔首都基多。连续三个晚上,他睡在市中心大型国有建筑“文化馆”外面的木凳上。这是几天后将抵达首都的数千名抗议者的临时营地。

“我们站起来,用统一的声音说:‘够了,总统先生!’奥斯古告诉华盛顿邮报。这个农民来自基多南部高地的一个土著社区。

10月14日,基多街头的抗议和示威仍在继续。厄瓜多尔总统莫雷诺2日宣布,他将实施一系列改革,包括提高税收、放松劳动法、削减公共支出以及削减已经实施了几十年的燃料补贴。这引发了全国范围的抗议。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这些紧缩计划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帮助的一个条件。由于10年的高支出财政模式和国际油价下跌,石油生产大国厄瓜多尔现在负债累累,面临640亿美元的债务和100亿美元的年度赤字。莫雷诺无事可做,他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申请了42亿美元的紧急贷款。

为了满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要求,政府取消了燃料价格补贴,导致最重要的汽油类别价格从每加仑1.85美元飙升至2.39美元(约3.79升),柴油价格从1.03美元上涨至2.3美元。油价风靡一时。恐慌和投机导致了整体价格的急剧上涨。包括木瓜在内的商品价格翻了一番甚至更多。

从安第斯山脉的城镇和村庄到亚马逊雨林的深处,厄瓜多尔的土著人民饱受贫困和公共服务不足之苦,他们义愤填膺。美联社称,成千上万的舒阿尔人、萨拉古洛人、盖丘亚人和其他土著人涌入首都。在数千名抗议者的支持下,他们在“文化馆”、邻近的国家公园和三所大学扎营。

首都的街道和农村地区的高速公路被抗议者封锁,抗议者占领了政府大楼、油田、水处理设施和水电站。据英国《卫报》报道,莫雷诺于10月3日宣布进入60天紧急状态,并于7日将政府迁至港口城市瓜亚基尔以南430公里处。

截至12日,安全部队和抗议者之间的冲突已导致5人死亡,数十人受伤,至少680人被捕。官员估计损失超过10亿美元。

形势严峻,但莫雷诺拒绝恢复燃料补贴。《华盛顿邮报》指出,前总统科雷亚多年来的过度支出已经使国家破产。如果他向抗议者屈服,他“纠正”莫雷诺的努力将会遭到严重挫败。

"纠正严重的经济错误是必要的."莫雷诺说。

抗议者想要“接管”国家机构和油井。

剧院外,一个红橡胶鼻子的小丑给笑着的孩子们唱了一首歌。一架军用直升机在他们头顶盘旋。

志愿者们把果汁和三明治递给刚从亚马逊雨林来到这里的舒厄人。他们中的一些人用黑色油漆涂抹自己的脸,紧握着手工雕刻的木矛,站在“文化馆”的台阶上俯瞰抗议者。

几个街区外,一群年轻人向警察投掷石块。10月11日下午,大量示威者聚集在国民议会大门外,直到被催泪瓦斯驱散。《华盛顿邮报》称,手持棍棒和石头的年轻人试图占据立法机构。他们几乎每天都尝试,甚至几次。

在持续的抗议中,首都的功能基本停止了。《卫报》称,土著人还袭击了雨林中的油井,关闭了发电机,赶走了石油工人,并迫使该国最重要的出口产品停止生产。厄瓜多尔国家石油公司宣布,其原油出口受到“不可抗力”的影响。

"我们接管了(国家)机构和油井,现在瓜亚基尔和基多一无所有。"亚马逊土著领袖马龙·巴尔加斯(Malone Vargas)抵达“文化宫”时,向媒体记者宣布。

“这个国家必须恢复平静。让我们坐下来谈谈。”11日,莫雷诺呼吁通过国家电视台进行谈判。

“我已经快8天没开门了。我们关门了,什么也卖不出去。”51岁的店主珍妮·波维达(Jenny povida)向美联社抱怨,“任何人都无权破坏公共财产。我们有权工作。他们应该让我们工作。”

"现在,一切都在涨价。"27岁的电影专业人士豪尔赫·洛扎诺(Jorge Lozano)告诉美联社,他支持抗议,因为他出生在农村地区,他的家人在食物和衣服的边缘“挣扎”。

46岁的法学教授玛丽亚·云贝将两个棉签插入鼻孔,以防被催泪瓦斯呛到。在她看来,摆脱这个国家经济困境的方法不是让穷人付更多的钱来生活,而是让富人付更多的税。她告诉华盛顿邮报,在她居住的玻利维亚省,当地农民没有水利设施种植玉米和土豆,牲畜也很少。40%以上的儿童营养不良,许多人每月生活费不足30美元。取消燃油补贴后,公交车司机将从农村到省会瓜拉尼达的车费从2美元提高到4美元。

“不幸的是,该国尚未制定政策来引导经济资源,帮助土著人民和农民脱贫。”云贝说。

土著人民“为领土而战”

《华盛顿邮报》发现基多抗议者已经把营地变成了一个具有各种功能的小镇:托儿所照顾婴儿,还有大一点的孩子玩耍的地方。为了保护妇女和儿童,男女抗议者有自己的休息区。医科学生和志愿者送来食物、饮料、衣服、卫生纸和其他日用品。垃圾被分类回收。

11日下午,公园充满了节日气氛。人们躺在草地上,小贩们出售烤猪肉、鸡肉串和香肠。在“文化馆”,当抗议者需要休息时,他们会用毯子裹住自己,躺在桉树枝制成的床上。

大剧院是这里最大的建筑。盖丘亚人在这里焚烧桉树叶,以纪念示威游行中死去的抗议者,包括一名土著领袖。

抗议者逮捕了8名警察。在10月10日的追悼会上,被捕的警察被迫抬着棺材。美联社称死者据说是在冲突中被杀害的土著活动家。早些时候,一名警察被迫戴上国旗斗篷和土著帽,而唯一被捕的女警察擦去了眼泪。两名警察似乎没有受到伤害,于10日晚获释。

“未来是黑暗的。”经济分析师费尔南多·马丁告诉美联社,“我希望双方都意识到他们正在伤害自己和他们的国家。这对厄瓜多尔不利。”

《华盛顿邮报》称莫雷诺的政治地位受到严重动摇,但他似乎没有被立即驱逐的危险。莫雷诺一直得到军方和国家机构的支持,也得到美洲国家组织和许多拉丁美洲国家的支持。

“我们认识到厄瓜多尔政府在促进善治和可持续经济增长方面做出了艰难的决定。”10月11日,美国国务卿庞贝在一份声明中宣布,“我们将继续与莫雷诺总统合作,支持民主、繁荣和安全。”

然而,莫雷诺有理由担心。工会、女权组织和学生都抗议他的紧缩计划。更重要的是,占全国人口大多数的土著人已经站出来在示威游行中发挥了核心作用。《华盛顿邮报》指出,土著人不止一次驱逐了这个南美国家的总统。上一次是在2005年,当时的古铁雷斯总统采取紧缩措施来执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协议。结果,数万人抗议,导致立法者投票罢免他。

土著领导人的核心是厄瓜多尔土著人民联合会,巴尔加斯是该联合会的主席。他说其他人反对政府的改革,他们走得更远。

"我们正在为保卫我们的领土而战。"他告诉《华盛顿邮报》,政府为安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而采取的措施导致土著领土上的石油和矿产开采活动增加,“不尊重土著人民的集体权利”。除非政府解除紧缩措施,停止向石油和矿业公司出售土地,否则巴尔加斯拒绝与政府对话。

削减燃料补贴直接影响到农村土著农民,增加了向集散地运输货物的成本。奥斯卡告诉华盛顿邮报,这就是他们来首都的原因。

"随着汽油价格的上涨,社区(居民)的收入将会减少."他从远处对莫雷诺喊道,“我们是为了我们的权利而来的。如果你不喜欢这个主意,就不要当总统。”

这篇文章来源于《中国青年报》的客户。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app.cyol.com)